当前位置:灵悟创意策划有限公司生活把男友作分手了豆瓣,她向谈了三年的男友提出分手
把男友作分手了豆瓣,她向谈了三年的男友提出分手
2022-08-01

在和几位原本命运同自己没有分别,却因为嫁对了人,而实现财富自由的姐妹喝过下午茶之后,卢茜发现,自己一直错估了有钱人士的品种,误以为他们都是高不可攀的,自己只能从同等相似的人群中挑得一个差不多的男人,草草度过一生。

Rosalia 的案例让她豁然开朗。原来有钱人也分三六九等。徒有美貌的 Rosalia 自然入不了上等有钱人士的法眼。而她,卢茜,虽然姿色普通,但也能扮得温婉良淑、宜家宜室,不那么高等的甚至略带缺陷的有钱人,就是她可以肖想的了。

从今往后,她要趁着年轻重新物色人选:下等有钱没品味的,不太在意女方家庭背景的,看重女方贤良品格的。如此算来,暴发户的丑二代最好不过了!

这下,她是真的要分手了。毕竟脚踏两条船、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可不是她的作风。

她给男友发微信:

「陈希,我们分手吧!」

撇开经济条件不谈,陈希的家庭不是不幸福的。陈父是知足常乐的出租车司机,陈母是热衷打麻将的家庭主妇,老两口和和乐乐、恩恩爱爱,一把年纪了,还像小年轻一般出门也要手牵手。陈希有轻微的洁癖,外出回家必得先去卫生间冲澡换衣,方能回房上床。他的床铺整理得整齐又干净,床单捋得平平整整的不带一丝褶皱。老两口偶尔去他房间,也都是规规矩矩脱了鞋,轻手轻脚地不敢带进一丝灰尘、带走一片云彩,对儿子的洁癖给予了极大的尊重和支持。

在陈希家的几次聚餐,气氛也是融洽自在的。可是在听到陈母说,等哪天俩孩子结婚了,就将带阳台的大房间让出来时,她心里一阵膈应得慌。她和陈希的婚姻,不过是获得一次交换房间的福利,她的跃升仅止于短期内从小房间搬至大房间、长期内须等候七至十年的荣登同本户口簿的升迁。

而这么小的房子甚至容不下家里的一众长辈亲戚。

更容不下她的一点野心。

她坚定着以小博大、婚姻是命运的二次投胎的信念,强迫自己忽视分手带来的伤感和痛楚,可是唐菀的提醒终于唤起心底那一点对于陈希不挽留的失落和郁结。

只是,越想越痛,索性掐了苗头,以另一个心头痛取而代之。

路灯下一个高大的身影,也在定定地瞧着那个背影,直到见她回头,才唤道:「茜茜~」

夏天的夜来得晚。十点,夜生活才刚刚响起前奏。

路边摊的人声鼎沸,和小芳廷的喁喁私语,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卢茜熟练地穿过嘈杂拥挤的人群,踩过满是油污垃圾的地面,来到一张简易的塑料桌椅前,拉开椅子,招呼陈希坐下。

陈希掏出湿纸巾将桌椅细细擦过,将自己安安稳稳地放下,再左右调整好一个舒服的姿势,才犹犹豫豫地提出意见:「茜茜,今天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吧。」

「不用。」 卢茜直截了当地拒绝,伸手招呼服务员先来六瓶啤酒,又点了些下酒菜和小龙虾,「这里说话痛快!」

呼啦啦的鼓风机声、叮铛铛的颠勺声、大剌剌的吵闹声,并着周围一圈在红热的火光里和廉价的灯光里吆三喝四的男男女女,这里是远离市中心的快意江湖。

这个地方,也许不适合男女主角的邂逅,不适合浪漫旖旎的约会,但应该适合痛快淋漓的分手。

陈希将两人的餐具去了塑料包装膜,又问服务员要了热水, 将杯碗盘碟和筷子都一一烫过,再摆到两人面前,小心翼翼地开口:「茜茜,我给你发的微信,你都看到了吗?」

「看了,删了。」 卢茜利落地撬了瓶盖,往两人的杯子里倒满啤酒,随即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陈希见她喝得又快又急,担忧地皱眉:「茜茜,是不是你家里出了什么事?」

卢茜似乎被他这句话给逗乐了,一面呛得咳嗽,一面好笑地解释:「没,真没有。他们都挺好的。」

陈希立即抚上她的背,卢茜不知是咳得厉害还是笑得厉害,半晌才伸手示意他停止,重又强调:「真的。」

「那你为什么会突然提分手?」 尴尬的氛围被这一阵咳嗽给打破,陈希也终于敢直击难以启齿的疑问,「茜茜,你,爱我吗?」

卢茜正接过陈希递来的湿纸巾擦去因为剧烈咳嗽而呛出的眼泪,听到后面这一句灵魂拷问,只能将纸巾在眼睛上多捂一会儿。

陈希也不催促,就静静地看着她,铁了心等一句回答。

卢茜轻声叹了口气,将纸巾捏在手心,对上他的眼神,反问:「陈希,那你爱我吗?」

「当然。茜茜。」 陈希毫不犹豫地表真心,又微微红了脸,低声剖白,「其实,我已经偷偷在选婚纱摄影了。茜茜,我想和你结婚。」

手心的湿纸巾被拧干了最后一滴水分。

突如其来的深情表白以及对未来的规划让卢茜胆战心惊。

陈希爱她吗?

自然是爱的。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付出了时间、金钱和真心。

卢茜没换工作前,两人的工作地点离得近,陈希便每天雷打不动地去接她下班,碰上突然的大雨,还会像韩剧里上演的浪漫桥段一样,展开外衣,为她撑起一片晴空。

将近一米九的个头,端正清秀的五官,以及鸭舌帽、潮牌服饰、运动鞋的加持,让陈希行走在路上也能屡屡收获不低的回头率,为卢茜的心填上一点虚荣和满足。

更别提,他还会贴心地为她准备早餐、嘱咐她吃好午餐、再下厨为她做晚餐;每周一起手牵手去周边的商场逛一逛、吃一顿火锅或是西餐;会记得每个特殊的节日,送上一捧鲜花,也会憋好几个月攒一个小众品牌的包包或是项链。

曾经,初出茅庐的她也感动于这些小确幸、小欢喜。

如今,久经世故的她已疲惫于这些小烦腻、小无趣。

当他沉浸在琐碎平凡的小幸福并憧憬着为这段关系上一把锁加固的时候,她已经偷偷存了逃离的小心思。

卢茜沉默着给自己又满上一杯,自顾自地仰头喝了,盯着桌面,轻声吐露:「可是,陈希,我不想要结婚。」

陈希闻言,面庞浮上的红潮瞬间褪尽,握了杯子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张嘴支吾了半晌也吐不出一个字。

卢茜抬头,对上他愕然的眼神,继续一鼓作气:「我想要很多很多的 CHANEL、GUCCI、LV、PRADA 的包包和首饰,而不是几个所谓的小众品牌包和项链去撑门面。情人节、七夕这些节日,我要的也不止是一捧花,我还想去高端酒店住大套房,泡泡澡、做做 SPA、吃吃甜点、喝点红酒。」

「我更不想和好几个人挤在一起,只能靠着淘宝淘来的墙纸和窗帘掩盖出租屋的廉价和简陋。我想在上海有自己的房子,而不仅仅是一间屋子。」

卢茜说着说着,又捂脸笑起来:「很可笑,是不是?明明这些我想要的,我自己也负担不起,却想着要从别人身上得到。」

陈希沉着脸不做声,新开了一瓶啤酒,直接就着瓶子一口接一口喝起来。

凉浸浸的冷盘和热腾腾的小龙虾挤占了塑料桌的大半空间,没有人动手。

「陈希,对不起,我不想对你撒谎,对你隐瞒。这就是现在的这个我,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卢茜支着额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一直以来,我想要的不是小 CK,是大 CK。」

「别说了,茜茜……」 陈希伸手打断她,视线粘滞在卢茜随手放在塑料桌上的小 CK 链条包,是他给她买的第一个礼物,庆祝他们在一起跨过情侣交往的魔咒三月期,一晃也三年了,五金有些微的磨损,表皮也有几处刮花了,链条更是褪色得厉害,从当初闪亮的金色褪成暗淡的铜色。

其实,他不止给她买过这一个包,大大小小的还有四五个,最贵的是一款 COACH 拼色单肩包。

只是,她很少背。追问下,才知道,她自觉再如何背着昂贵的包包,只穿一身普通的服饰,面色狰狞地挤地铁,不止会被认为是山寨货,更会显得不伦不类。

她是有心气的。不愿被认为只是一个凭也不算太上台面的名牌包袋为自己加戏的土包子,宁愿将仅有的一个名牌包包供奉在衣柜里,直到搜集齐全一身名牌行头,才会将它们从衣柜里解放出来,全副武装地招摇出街。

而这款小 CK 链条包,正适合她目前的身份地位。

只是,如今,她也想要放弃了。

一如他们的爱情。

卢茜也将目光移到那个陪伴了她三年的包袋上,好像和简易的塑料桌融为一体,在白炽灯的照耀下,普普通通、平平淡淡。

她伸手轻轻抚过包袋的表皮、锁扣、链条,为它的一生做了最后的总结陈词:「这个包我背了三年了,风里来雨里去的,都旧了……」

以上内容节选自 螃蟹dodo 小说《欲望之旅》,豆瓣阅读火热连载中。

点击评论区链接或在豆瓣阅读APP搜索「欲望之旅」可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