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灵悟创意策划有限公司生活爸爸我怀了你的孩子讲的什么,我怀了你的孩子(十一)
爸爸我怀了你的孩子讲的什么,我怀了你的孩子(十一)
2022-08-03

“穿的太寒酸了,这样和我们霖霖就不配了。”

又是一个女声。

“她父母还都是下岗职工呢?母亲现在家纺厂做缝纫工,父亲做仓库保管,这样的家世……哎呀呀,咱家霖霖可真是的竟一点也不嫌弃。”

我抬头想找一下谁说的这话,丫的,还调查我,谁这么讨厌,话里明显的看不起我父母啊,看不起我行,看不起我父母,哼哼!可能周泽霖握着我的手感觉出异样,于是用胳膊环住我的肩。

“大姑妈,我大姑父的家世很好吗?”

周泽霖的一句话让本来还七嘴八舌说话的人瞬间鸦雀无声了。

“来,朵朵我给你介绍下这就是大姑妈,好好记住她。”

我刚刚觉得周泽霖的话够狠的,没想到这句话更狠。

那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瞬间变了脸色,我想如果不是厚厚的妆容遮盖,大概此时的脸像是和包公脸有一比了吧?

走进客厅,都落座后,周泽霖又给介绍了下,奶奶、爸爸妈妈、叔叔婶婶、大姑妈大姑父、二姑妈二姑父,每介绍一个我就小声的喊一下,到他大姑妈哪里我声音更是小的像蚊子,此时才真正明白假的是真心喊不来。

分男女落座后,周泽霖要去男人的一桌,我心虚的不行,总是往他那边张望,希望有些话我接不住的时候他替我接上。

“朵朵,我可以和霖霖一样称呼你朵朵吗?”

我抬头见周泽霖的小姑妈说话。

“当然可以了,小姑妈。”我唇边荡漾出一抹微笑。

“那我也直接叫朵朵了,朵朵你多大?”周泽霖的婶婶问道。

“婶婶,我二十四岁。”

我唇边依然荡漾出微笑。

“我们霖霖二十四岁的时候还没有回国呢?霖霖是二十五岁被她爸妈强制带回国的吧?要不回国早就和罗莎结婚了…”

“大姐,你快吃菜,你不是最爱吃家里的橱子做的鱼吗?快吃,快吃。”

周泽霖的小姑妈打断了大姑妈的话,我知道她是怕我听到周泽霖和罗莎的事。

“我听说你是在咱家集团做设计的?一个小设计平时是见不到霖霖的吧?那你们咋认识的?”

又是周泽霖大姑妈,丫的,她是十万个为什么吗?什么也打听,我正思索着该怎么回答,是不是周泽霖在家里说过我们怎么认识的,也没事先沟通,说两岔去咋办?

“淑娟,你咋那么些话呢?他俩在一个公司上班,咋认识也不一定记得了,那么多可以认识的机会。”

周老夫人替我挡了周泽霖大姑妈的话,周老夫人出面说话,她瞬间不做声了,我也没有再回答她的话。

“朵朵,你也快吃菜啊!你可别让我们这群人吓到,我们都是平时闲的没事的人,谁家一有点事都是不请自到的,本来你奶奶是不允许我们来的,可是我们实在好奇啊,霖霖找了个啥样的女朋友啊,都想早一点看到你,可别见怪啊!”

周泽霖小姑妈一口气说了那么多,还转过来用公筷给我夹了一个大虾放在我面前的小盘子里。

“谢谢小姑妈。”我不知道怎么接她的话,只是客气的道了谢。

“朵朵,这个季节你该带条丝巾了,不然脖子受凉,到小姑妈这个年纪就有感觉了,来,初次见面,小姑妈送你条丝巾。”

说着就递给我一个手提袋。

“小姑妈…”

我求救般看向周泽霖,我这个假的女朋友怎么好意思收他家里人礼物呢?

“不用看霖霖,小姑妈送你礼物和他什么关系,小姑妈是真心喜欢你。”

说着把手提袋放到我手上就回到她座位去了。

“小姑妈给你就拿着,别不好意思,她最喜欢买东西,有时候买回家就忘了,浪费了不知道多少东西了……”

“霖霖你是在你媳妇面前揭我老底吗?”

小姑妈顺势就走到那桌去了,然后挨着霖霖坐下了,两个人聊了起来。

“这个淑丽,可真会拆我们的台,我啥也没准备。”

周泽霖婶婶说道,神情有些不自然。

“二嫂子,我也没准备,淑丽就是这么个人做什么事前都不商量,就做她自己的,太烦人了。”

周泽霖大姑妈接话道。

“朵朵,你和我上楼一下。”

我没吃东西,只是端着果汁轻轻小口呡,这些话我不知道该不该接,还思索着我该不该说句客气话,就听见胥丽琴叫我。

“朵朵,你妈妈这是要单独送你礼物了,怕我们眼馋还要叫你上楼去。”

周泽霖的小姑妈在哪桌笑着说道。

“霖霖的护照我今天就可以给他,可是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我才能交到他手上。”

到了楼上,胥丽琴带我到了一个房间,看起来也是个小的客厅,有钱人的房子真大,下面有大的客厅,楼上有小的客厅。

“什么事,您请说。”

在她用眼神示意我坐下,我才坐在了沙发上。

“你知道罗莎吗?”她问。

“我知道,他们不是已经分手了吗?”

我发现只要和胥丽琴在一起我就得开启演戏模式。

“我找人调查过没有分手,至少没有分干净,这样霖霖出国你陪他去,亲眼看见他们分手,你给我录音也好拍视频也罢,只要是证明他俩彻底分手了,我付你十万报酬。”

丫的,我这是要成为双面间谍吗?都付我报酬,这种事对于我这个极度缺钱的人来说挺好,可是我真的要这么做吗?我思索着,应该咋接她这话。

只要我帮周泽霖拿到护照我就辞职离开他们集团,他们家的事再也不掺和了,那就先拿到护照再说下一步吧。

“好的,我答应你,我只是说答应你,我和他出去,我语言不通,不一定能帮得到你,您不用给我钱,我也是希望他不要脚踏两只船,真是那样我不会要他的。”

我想如果是真的男女朋友,应该不希望男朋友脚踏两只船吧,所以我这样说了些让胥丽琴安心的话。

“小韩,如果你的家世再好一些,我还真就叫霖霖娶了你,多好的姑娘啊!”

不知道这句话她说的违不违心,反正我听的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胥丽琴站起来,往门外走去:“等我一下。”

她回来的时候手里就拿了一个小锦盒,递到我面前:“打开看看。”

我打开小盒子,里面竟是一条手链,一条金灿灿的手链。

“送你的。”

“这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我赶紧关上盒子,想重新塞回到胥丽琴的手里,为了想让她收回去,我都差一点说出假女朋友的话。

“霖霖的姑妈婶婶都在外面做做样子你也要收下,不值多少钱,拿着吧,如果帮我办成事我的报酬一定到位,走吧,我们下去。”

我一走下楼梯,周泽霖就迎了上来,我冲他点了点头,让他安心。

吃饱饭周泽霖赶紧拉我去他家花园玩,我知道他是想听听我和胥丽琴聊的具体过程,看看我那里有纰漏吧。

“您妈妈说今晚可以给您护照,可是给我提了个条件,就是你出国让我跟着,然后拍下您和罗莎分手的视频或录音,我完成她的任务她要付我十万元钱,我怎么觉得像是支付给我的分手费,我没答应要钱。”

说完这些我就从他手里抽出了自己的手,都秋季了他家花园里还盛开着好多花,有花木挡着,不用再伪装了。

“只要给我护照,你跟着没问题,拍视频也没问题,我一会儿就找我妈去要护照,明天一早就飞澳洲。”

周泽霖满脸的兴奋,高兴的笑了,我是第二次见他那么开心的笑,第一次是笑我像斗鸡的那次。

“我可不可以不跟你去国外?你坐飞机走了,我就回麦丘县,这样也不会穿帮。”

我想了好久终于想出了这个主意,我才不要做电灯泡去呢?意识不到做电灯泡还没事,知道自己是电灯泡还去,太难为情了。

“你在机场回来也行。”

看周泽霖那摩拳擦掌的架势,恨不能自己双肋生出翅膀,直接飞到罗莎身边去。

“干嘛到机场?我直接不去就行。”

我眼睛环视了一周,有个惊奇的发现那就是花丛那边有个秋千,我想荡一下秋千,好多年没玩了。

“我妈妈会派人看着我们是不是一起去,你想想她让你陪我出去,还不是想让你监视我?她对你就放心吗?她要确保你和我一起出去了才行。”

见我坐在了秋千上,周泽霖好心情的推了我一下。

“你自己先玩着我去找我妈要护照,顺便探探她的底。”

我一个人在秋千上来回荡着,不一会儿竟觉的有些冷,我在秋千上下来,绕过一个小假山,呀!粉色的毛毛草,有些像芦苇,可是我见过芦苇是白色的,这个是粉紫色的,好漂亮。

周泽霖找不到我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拍毛毛草,风一吹真的好漂亮,我说在毛毛草附近。

周泽霖找过来:“傻瓜,这那是毛毛草,学名叫粉黛乱子草。”

他又想戳我脑门,我一闪躲开了:“看看学名也是叫草啊!”

很快周泽霖牵着我的手告辞了,那些人都在客厅打麻将,只有胥丽琴走出门来和我们说了一句:“明天,我送你们登机……”

丫的,还要不要人活了,明天真的要和周泽霖去吗?

未完待续…(好希望不受外界干扰让自己沉浸在文字里,加油,亲爱的自己!)